休闲娱乐

priest《残次品》:人们生于信仰,毁于信仰,人

字号+ 作者:燕郊休闲娱乐 来源:燕郊休闲娱乐 2022-08-09 14:28

你不能因为他们疯子多,声音大,就认为他们是正常的。每一段伟大的路上最初都布满荆棘,每一个先贤都曾被视为移山的愚公,古谚有云“只有通往地狱的路,才铺满善意的鲜花”,

priest《残次品》:人们生于信仰,毁于信仰,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
《残次品》
priest

没有人生来就完美,地球不断进化,人们从原始的地球时代不断迈入科技蓬勃发展的时代。生存环境不断扩大,人们打破了地球引力的束缚,揭开了星际宇宙的神秘面纱。
 
高科技伊甸园全方位渗透人们的生活,衣食住行科技化、信息化,正常的喜怒哀乐被数据量化,舒适的生活麻痹了人们的生活神经,人们如同毒瘾般深深地依恋伊甸园……
 
八大星系有条不紊的与前端科技并肩。除了,被联盟中央遗弃的空脑症残次品。他们不能开太空机甲,不能追求和平的自由,他们是联盟的弃子,是混乱的蛮荒。即使如此,他们也依旧在阴沟里苟延残喘的活着。
 
这是新兴的时代,也是风口浪尖的的时代。没有哪一个时代会永远的活在平静的的面具之下。当铁一样的白银要塞崩溃,人们的平静生活被尽数打乱。星际海盗的入侵,联盟中央的政治阴谋,各星系中央的波橘云诡。
 
 
白银要塞上将林静恒,是第一星系乌兰学院的荣誉毕业生,是白银十卫的统领,是联盟最后一位上将,也是随后第八星系独立政府的军事统帅。他不热爱联盟,但却无法在灵魂上叛离联盟。冷酷无情是他的标签,但是他却愿意九死一生守护那些他不屑一顾的蝼蚁。他天生孤傲,但并不冷血。
 
 
第八星系独立政府总长陆必行,是踩碎了天真纯粹的梦想,走向荆棘的一个坚强灵魂。在从小生存的星球未被炸毁时,他是古灵精怪的中二青年。在家园被毁,独立政府前总长病逝,统帅不知所踪的打击下,他迅速成长,成为了一个庇护数亿人民的巨人。
 
 
故事很长,但比故事更重要的是我们蔓延不断的探索欲。
 
 
科技的发展,或许真的能如同小说中描绘的那样前卫先进,但是人的发展,最终又会走向何方呢?强大的人工智能,到底最终会是顺从的按着人的程序按部就班的执行,还是不断在新的智能下衍生出自己的思想呢?渺小的人类,可以开辟更遥远的星际领域,但是强大的神秘的未知的谜团,真的是人类能够承受的吗?我们不知道,或许只有遥远的未来能给我们答案了。
 
 
但是有一点,是人类生来就有拥有感知喜怒哀乐的权利,这一点,不应该程序化,数据化,智能的基础是站在自由的基础之上,如果人类也像机器一样,按照程序控制喜怒哀乐,摒弃悲伤与痛苦,沉溺虚无的开心与快乐,那么人类还是当初的人类吗?所以,智能的发展应该要有分寸。
 
 
除了冰冷的科技,更能引起我们眸光的是信仰的永不止息。人的一生生来就是要历经喜怒哀乐的,有的人来人间走一遭,生来就会背负别人的希望和信仰,所以就有了,在洪水来临之前,毅然选择用渺小之躯,为人民挡住灾难,第一个走向洪水的人。或许我们普通人,终其一生都无法经历那些大风大浪,但是我们伧俗潦草的一生,也足够让我们经历尝不尽的生死悲欢了。但是,我们活着,不论是以怎样的方式,总要将自己的灵魂妥善安放,总要拥有一点信仰把我们扯向我们心向往之的远方。
人们生于信仰,毁于信仰。
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。

《残次品》语录
priest
 
“我带着深藏骨血的仇恨与酝酿多年的阴谋,把自己变成一个死而复生的幽灵,沉入沼泽,沉入深渊,我想埋下腐烂的根系,长出见血封喉的荆棘,刺穿这个虚伪的文明。”
 
我到了淤泥深处……捡到了一颗星星。
 
头顶星空的人,即使趋利,也趋得有底线,而梦想和尊严是不能用钱来践踏的。穷途末路的梦想和尊严也是。
 
 
人们生于信仰,毁于信仰。
人们在信仰的灰烬里重生。
 
 
每一段伟大的路上最初都布满荆棘,每一个先贤都曾被视为移山的愚公,古谚有云“只有通往地狱的路,才铺满善意的鲜花”,困境难道不是抵达梦想的必由之路吗?
 
 
喜欢一朵花,不见得非得看见花开,喜欢一个人,不见得非得有结果,追求爱与美的过程怎么能叫无用功呢?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,你不觉得吗?
 
 
坏事总会发生——墨菲定律。
 
既然风浪总会来临,与其做听天由命的沙堡,不如亲自站在风口浪尖上。
 
 
任何东西都有两面性,谁能让你幸福,谁就能让你迷失。
 
 
你不能因为他们疯子多,声音大,就认为他们是正常的。

 
因为铁石心肠,所以无坚不摧。
 
比金钱更珍贵的是知识,比知识更珍贵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,而比好奇心更珍贵的,是我们头上的星空。
不是每一次出走,都还能再回去的。
 
 
人一生中,总有那么一段日子,是每天盼望月亮的。
 
 
太过感性的话,听者听进去了,就知道这是掏心挖肺的话,听不进去,就觉得这全然是低劣的煽情。
 
 
人人都喜欢置身事外、少找麻烦,谁不知道闲云野鹤的日子舒服?可是你既然活得比别人舒服,将来死得比较快、下场比较惨,不也很公平吗?你想岁月静好就静好,你算老几?
 
 
假如在宇宙中粉身碎骨,残骸将漂泊于永夜,有朝一日在碰撞中湮灭,成为星星的一部分,而灵魂将重回故里,回到你出发的地方、你誓死守卫的地方。
 
 
独自拿着利剑走夜路的人,必须要带上一个镣铐,哪怕只能锁住他一根小拇指,也能让他无所顾忌、忘乎所以的时候,轻轻地拉上一把。
 
 
假如像古代神话里那样天降洪水,所有人都奔跑逃命,我愿意做那个逆着人潮而上,第一个被洪水淹没的人。
——林静恒
 
天赋人权,至高无上,怎能因为世俗的偏见,就把人分出高低贵贱呢?
 
 
这道理谁还不明白呢?
 
可是人走在举步维艰的炼狱里,光是要继续生存,就已经得拼尽全力,偶尔看见一点光,往往下意识地跟过去,怀揣着凶险的希望,哪里还有余力判断那到底是星光还是鬼火?
 
路总是越走越黑,沼泽总是越陷越深。直到毁灭。
 
 
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人无所不能,就好像也不可能有人一无是处一样……
 
 
现实是冷酷的,能在这种冷酷中岿然不动的人,需要比现实更加冷酷。
 
 
当一个人会沉迷于另一个人挑眉、微笑、随便一抬手之类的小动作里时,这具碳基的皮囊也就不再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位了。
 
 
又或许,世界上每一个命运的转折,都伴随着冥冥中这一点运气。
 
如烟如海的时空中,从光到宇宙、再到折叠的量子与人世凡尘的悲欢,无不伴随着冰冷的概率,那些骰子在命运里不住旋转,又不住奔向下一个不可知的方向。
 
 
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允许我用一枚戒指绑住你,在法律的规定下,把余生分一半给我那种。
 
不把自己的感受看太重,不把自己付出的时间看太重。
因为感受是主观可控的,至于付出的时间……躺着睡几个月,时间不也照样会流逝么?说自己“付出时间”,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
 
 
 
“所以说,什么是自由?”哈登博士继续说,“ 你把一只朝生墓死的虫子养在几平米的小屋里,它没来得及把边界爬完一遍就死了,一生都在路上,你说它自由吗?你呢,现在拥有一整颗星球,下面那些人,你让他们种烟草,他们不敢种小麦,可是你依然觉得自己是被囚禁的,你和虫子,到底谁比较可悲?”
林静恒顿了顿,心平气和地回答:“‘我本可以容忍黑暗,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,然而阳光已使我荒凉,成为更新的荒凉……我啜饮过生活的芳醇,付出了什么,告诉你吧,不多不少,整整一生’”
 
 
他不再相信命运,不再像个云游诗人那样,想与世无争地行走在历史河畔,幻想顺流而下,总会遇到更好的风景。
他开始明白,充满盲目的希望是不够的,自欺欺人地把自己也不再相信的东西传达给年轻人是无耻的。可他也不舍得砸碎中央广场的石像,不舍得浇灭那些好不容易燃起来的火把。他只好沉在淤泥里,背起山河,自己来做那个挖开深夜的人。
 
 
晨光起于白塔尖顶,终将铺满阴霾之地。
 
第三等的自由,是选择的权利,选择你喜欢什么、不喜欢什么、选择你的生活方式,第二等的自由,是思想的自由,思想可以洞穿时间空间,是善是恶随你心情,第一等的自由,是你可以随时和自己在一起,忠于自己,哪怕短暂地被某种思潮绑架,也能在某一天清醒过来, 和自己聊一聊来龙去脉……”
你有权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怒、焦虑、仇恨、嫉妒,你有权……”
 
 
有一种朋友,会给你忠言逆耳,一切都是为了你好。但也有些朋友,是给你递酒点烟,在你想做某些疯狂的事情时默默理解,扭过头去的。
 
前者都是很好、很珍贵的朋友,但后者的存在,有时候更让人心存感激。
 
“他毕生为联盟而战,因此相信联盟会给他一个公道,也相信那些他保护过的人们不会背弃他,“林静恒沉默了一会,轻轻地说,“但是人的一生,成败悲喜,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个人所作所为的因果,而是时运。一个惊才绝艳的人,晚两百年,会成为传奇,早两百年,就只能是一颗颠覆世界的雷,随砂石尘土一起成灰。再好的花,也要应季才能开啊。”
 
 
 
我们来自海角,封闭沉默的群山
在星光抛弃的草原,点起呼唤自由的烽烟
 
一一自由联盟军之歌
 
 
 
我爱的是你,不是想要把你束缚在手里的自己。
 
 
“我爱你, 孩子,像爱自己亲生的儿子, 我希望联盟太平繁荣,希望你幸福平安,如果两者不能得兼,那么后者对我来说更重要,你是我的骄傲。”
 
 
我希望诸位来日身在风口浪尖上,不要得意忘形,想一想学院里的学海无涯,沉入水下暗流时,不要与泥沙俱下,想一想学院为你灵魂筑下的基石。
 
我本可以容忍黑暗,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
我会自己把你留住,我不想再给你机会了,我要判你无期徒刑。
 
 
他们翻过高山,翻过地狱,一步一步地爬出来,向着山的那边、路的尽头……却发现终点一无所有。
 
 
蚂蚁众志成城,也能挖出引人注目的地下城堡,生物学家们惊叹这些小东西竟然会造出这样的奇迹,并著书立传,让人们看了偶尔为之感动。
然而那又怎么样呢?“奇迹”和感动过后,依然抵挡不住一场大雨。
 
 
一个人,如果实在没有办法,活成了畜生,那至少也该是个有自由的畜生。
 
 
当一个人的语气太过笃定的时候,其他意志力不够强的人,会下意识地服从他。
 
 
一个人满身戾气,归根到底,只是自己不能和自己握手言和而已。
 
 
大航海时代末,一位悲观派的宇宙社会学家提出了幸存者理论。他说:从今往前,人类从草原、从丛林中走出来,征服环境、征服陆地、征服地球、继而征服宇宙,到如今,已经走到了历史的顶点,从今往后,要么下坡,要么在群山之巅,行走在钢丝之上,每一个微小的发明每一点变革,都会翻天覆地地改变人类生活, 改变的维度会越来越深,影响的范围会越来越广阔,而人性中固有的懦弱与卑鄙永存,我们都是手持致命武器的半疯,毁灭世界、文明和我们自己将变得轻而易举。在黑暗中摸索,没有人知道下一步是天堂还是地狱。
 
 
 
乌合之众中,也能长出天然无污染的野心,即使是羊群里,总会有头羊越众而出,抓住一线的曙光,鼓动着众人跟着他奔向前路。
 
 
人的一生本来就是一场有来无回的冒险。
 
 
人们苦苦挣扎,慷慨赴死。
人们苟且偷生,背信弃义。
 
 
 
我能随便吹灭几根蜡烛,不代表也能一口气吐出个龙卷风,太高看自己的人一般活不长。
 
 
太过贵重的珍宝是不能带来安全感的,只能增加不安。
 
 
不管是什么时代,总有一些不计后果、热血上头的年轻人,在别人权衡利弊的时候,已经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。
 
 
人的意识裹挟在这样的精神网中,有种特殊的感受,好像自己是茫茫沧海中微如尘埃的蝼蚁,又好像已经脱离渺小的肉体,成了无边疆域里唯一的真神。
 
无边孤独,但是也无边自由。
 
这就是湛卢,曾被联盟两次舍弃的名剑。
 
 
“生命只剩下最后几天, 死神在后面扬鞭催马,你还是不喜欢我,心碎成渣——再说一遍,你不喜欢我吗?”
 
 
“可是我能怎么办?”
 
我活着就剩这一点意义,不喜欢就能不要吗?
 
 
你没有放弃过的人,也不会放弃你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priest《残次品》经典语录:比金钱更珍贵是知识

    priest《残次品》经典语录:比金钱更珍贵是知识

    2022-08-09 14:56

  • 一十四洲《小蘑菇》:虽然错误,仍然正确

    一十四洲《小蘑菇》:虽然错误,仍然正确

    2022-08-05 13:28

  • 《小蘑菇》经典句子摘录:不要温和的走入那个良

    《小蘑菇》经典句子摘录:不要温和的走入那个良

    2022-08-05 13:25

  • 张含韵:房琪用“清风”来形容她“他强任他强,

    张含韵:房琪用“清风”来形容她“他强任他强,

    2022-06-09 13:12